不是咖啡館

不是咖啡館

這是在淡水的一間咖啡館

叫做「不是咖啡館」,很有趣的名字

座落在忠烈祠旁,藏匿在樹叢中一棟很有特色的建築物

不是咖啡館

據說許多人會來這邊拍婚紗照

恩~的確是個不錯的景點

不過這兒有空階的樓梯

像我這樣穿短裙來的,可要小心點走才行^^

不是咖啡館

餐點算是中價位

我倒是比較想嘗試他們的下午茶

不是咖啡館

附餐的濃湯、沙拉、日式玄米煎茶和蛋糕

現在裝濃湯的碗真的是越來越可愛了

真想把它帶回家:p

沙拉是油醋醬,吃起來很清爽

煎茶也很不錯,有股淡淡的米香

蛋糕就太軟了些,起士味沒那麼重(我喜歡重乳酪)

不是咖啡館

我點的是醬燒雞丁

類似像食鍋拌飯

服務生有事先說過會辣,我是沒差,本來就愛吃辣^^

雞丁還蠻嫩的,不會乾巴巴

拌開後才發現有一顆生蛋,不過攪散後完全看不出來也吃不出來了

不是咖啡館

愛爾蘭皇家咖啡

服務生正在點燃湯匙上的威士忌

記得上次JC就跟我說過愛爾蘭咖啡美麗的故事,所以他很喜歡點這種咖啡

這是個都柏林機場的酒保為了一位美麗的空姐所調製的。

酒保在都柏林機場邂逅了這位女孩,可能是 一見鍾情吧,

酒保非常喜歡空姐。他覺得她就像愛爾蘭威士忌一樣,濃香而醇美。

可是她每次來到吧檯,總 是隨著心情點著不同的咖啡,從未點過雞尾酒。

這位酒保擅長的是調雞尾酒呀,他很希望她能喝一杯他親手為她調製的雞尾酒。

後來他終於想到了辦法,把他覺得像愛爾蘭威士忌的女孩與咖啡結合,成為一種新的飲料。

然後把它取名為愛爾蘭咖啡,加入Menu裏,希望女孩能夠發現。

只可惜這位女孩,她並不是細心謹慎 的人,所以一直沒有發現愛爾蘭咖啡。

酒保也從未提醒她,只是在吧檯內做他份內的工作,然後期待女孩每隔一段時間的光臨。

後來她終於發現了愛爾蘭咖啡,並且點了它。酒保花了整整一年心血創造愛爾蘭咖啡

當他第一次替她煮愛爾蘭咖啡時,因為激動而流下眼淚。

為了怕被她看到,他用手指將眼淚擦去,然後偷偷用眼淚在愛爾蘭咖啡杯口畫了一圈。

所以第一口愛爾蘭咖啡的味道,帶著思念被壓抑許久後所發酵的味道 。

而她也成了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客人。

那位空姐非常喜歡愛爾蘭咖啡,此後只要一停留在都柏林機場, 便會點一杯愛爾蘭咖啡。

久而久之,他們倆人變得很熟識,空姐會跟他說世界各國的趣事,酒保則教她煮愛爾蘭咖啡。

直到有一天,她決定不再當空姐,跟他說Farewell,他們的故事才結束。

Farewell,不會再見的再見,跟Goodbye不太一樣。

他最後一次為她煮愛爾蘭咖啡時,就是問了她這麼一句:Want some tear drops?

因為他還是希望她能體會思念發酵的味道。

她回到舊金山的家後,有一天突然想喝愛爾蘭咖啡,找遍所有咖啡館都沒發現。

後來她才知道愛爾蘭咖啡是酒保專為她而創造的,不過卻始終不明白

為何酒保會問她: “Want some tear drops?”。

沒多久,她開了咖啡店,也賣起了愛爾蘭咖啡。

漸漸地,愛爾蘭咖啡便開始在舊金山流行起來。

這是為何愛爾蘭咖啡最早出現在愛爾蘭的都柏林,卻盛行於舊金山的原因。

空姐走後,酒保也開始讓客人點愛爾蘭咖啡,所以在都柏林機場喝到愛爾蘭咖啡的人,

會認為愛爾蘭咖啡是雞尾酒。而在舊金山咖啡館喝到它的人,當然會覺得愛爾蘭咖啡是咖啡。

因此愛爾蘭咖啡既是雞尾酒,又是咖啡,本身就是一種美麗的錯誤。

不是咖啡館

這兒的座位非常舒適

感覺就是可以跟三五好友窩在這兒一整個下午

不是咖啡館

而我們的位子居然還有長沙發

害我都想要躺在上面睡覺了呢..^^

不是咖啡館

假使沒有很冷的話

坐在戶外區看看風景也不錯

不是咖啡館

帶著熱茶走到頂樓 上個可愛的洗手間(ㄟ…一整個怪..可是不知道要怎麼接)

眺望觀音山和淡水河美景

不知道這個方向看不看的到夕陽…

不是咖啡館

門口有很可愛的郵筒

很可愛的黃金獵犬…不過他實在太熱情了..一直往我懷裡鑽

害我整個衣服都是它的口水…=_=

不是咖啡館

不是咖啡館

他們的名片真是太好玩了

可以折成咖啡杯的樣子

不是咖啡館

台北縣淡水鎮中正路一段6巷31-1號(忠烈祠旁)

延伸閱讀

留個言吧...